对话冉小波:NULS三年来的实战心得与反思 |链捕手

文章来源:链捕手

作者|王大树

对话冉小波:NULS三年来的实战心得与反思 |链捕手-NULS一个可定制的区块链基础设施!

从2017年以太坊打开区块链行业的想象空间,到2018年的公链元年万链齐发,再到2019年的公链幻灭,以太坊至今独大,行业正在呈现出强者恒强的发展态势。

NULS作为从2017年就扎根公链领域的老牌项目,既是局内人也是见证者,此次链捕手就以太坊2.0启动这一热点问题切入,与NULS中国社区理事冉小波聊了聊他对当下趋势的判断以及NULS过去发展复盘和未来规划,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01

从以太坊2.0看公链赛道发展

链捕手: 2017年至今公链格局一直没有被打破,NULS作为少数还在坚持的老牌公链如何定义自身和以太坊之间关系?

冉小波: 公链赛道刚火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喜欢谈创新、谈技术、谈优势,但事实上生态建设才是发展的关键。目前来看,以太坊无疑是做得最好的。为了自身能在公链领域长远地站稳脚跟,很多公链都在模仿以太坊在生态发展上的路径并付出努力,所以NULS乃至其他公链与以太坊都不构成竞争,更多在于借鉴的基础上做拓展和创新。

链捕手: 最近ETH2.0算是行业的热门话题,实际上ETH2.0的本质是从PoW过渡到PoS,据你判断这种转变将会给公链格局乃至加密经济会带来怎样的冲击?

冉小波: 短期来看没有太大的冲击。大规模的资产还是在ETH1.0上,迁移到ETH2.0版本是个过程,当然这对以太币持有者是利好,他们肯定希望ETH2.0尽快启动,给生态发展提供更好的空间。

虽然当前启动起来很快,但生态迁移比较难。随着2.0版本慢慢发展起来,应该会对公链领域产生较大的影响,但至于大到什么程度很难说。 目前来看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庞大的矿工群体,一旦ETH1.0和ETH2.0合并,POW矿工就再也无法挖矿了,很可能他们会独立出来去跑一条以太坊1.0的链。 当然到时候行业可能会有更多问题需要思考和解决。

链捕手: 公链领域从2018年的万链齐发到2019年大规模幻灭再到如今的强者恒强, NULS是如何从残酷环境中幸免的?

冉小波: 幻灭? 公链赛道在2018所谓元年之后就直接圆寂了。

这种情况下,NULS能发展到今天真的非常不容易,尤其是早期我们几乎没拿融资,主要是社区支持和团队在创收上的探索。2017年的时候NULS团队成员仅国内就有50人,开销压力很大,从开源节流的角度,我们只能慢慢缩减人员,但好在NULS有一个好的治理机制帮助了我们,这些离开团队的成员后来都以社区化的形式在参与生态建设,这样担子开始减轻了。

链捕手: 确实如此,开源节流也是不少公链的首选。那么从业至今,尤其是经历比较残酷的市场周期后,行业是否还存在你所不能理解的现象?

冉小波: 还蛮多的,比如投资逻辑上,大家基本不是投资产品的心态,反而是被赚快钱驱使。这让创业者和做技术研发的很尴尬,特别公链赛道,市场环境好的时候,DeFi热就都来搞DeFi了,很难沉下心打磨产品,这些对行业发展是不利的。

02

复盘NULS过去的三年

链捕手: 今年正好是NULS的三周年,周年会上NULS细数了过去的种种成果,比如去40多所高等院校举办过DApp大赛和演讲等。但实际上区块链行业过去两年发展有限,所以可否复盘下NULS过去三年的发展?

冉小波: 主要从技术架构、社区和市场三个层面来讲讲吧。

一是底层技术架构搭建上。回头看曲折挺多的,2018年中NULS主网上线后并没有带智能合约功能,所以直到当年12月上线智能合约才具有可编程能力,因此我们才能着手去发展生态。但做生态过程中,技术团队对那一套底层框架不太满意,所以有了做2.0版本的计划。

NULS 2.0的基础逻辑是通过引入微服务框架的设计让开发更灵活,从而让全球开发者可独立开发一个模块并做好每个模块之间的协议设计。 然而,在NULS 2.0研发期间我们错过了一个生态发展的黄金期,2018-2019年其他公链都在拼命发展公链生态。回头看如果不做NULS 2.0,可能现在 NULS 生态项目会多不少,但没有NULS2.0会丧失好基础和灵活性,所以还是值得的。

NULS 2.0的框架非常灵活,用户可以通过使用核心产品ChainBox和链工厂搭建属于自己的链条。目前已经有两个不错的商业应用场景搭建在NULS上面,数据还不错,同时还有十几个项目通过NULS基础框架搭建自己的链,然后还有一些企业和高校在NULS上开发产品,这么短的期间,成果还是蛮多的。

二是在市场层面,众所周知从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实际上算是加密市场的熊市,从2017年发展过来NULS的市值和排名短板,团队深刻认识到这个问题并作出复盘: 这算是NULS发展初期的历史问题,最早NULS分配机制是空投了占比总量40%的Token给社区,但包括团队自身其实却并没有参与到市场的资本运作里去,失了先机。

三是社区层面,NULS搭建了NIP的治理框架以及NULS治理平台,现在理事会团员有5个是NULS核心团队,6个是来自于社区成员,完全通过治理平台在运作,目前链社区基金的管理都在社区里面完全透明,百分之百按照流程走,算是在逐渐走向社区化治理,当然目前还不能算成功,但我认为这是个好的开始。因为在这个机制下,NULS的大使客服已经在全球各个地方通过各种媒介方式推广NULS,为NULS做贡献。

总的来看,这三方面的进展还算是合格,在资本运作上的短板我们也会重视起来,好好思考与一些大机构的合作。

链捕手: 理解,刚谈到生态建设,之前了解到NULS实际上在生态建设上花了不少时间和金钱,但外界看上去似乎进度有限,对此你有哪些思考?

冉小波: 我们的团队和社区对于生态支持都具有非常开放的态度,我们对生态项目支持不仅有社区宣传,还包括对接合作伙伴以及通过SCO基金会做支持。 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发展有限,根源还是在于NULS影响力上,同时市值、社区规模等基本面还很小,很难和头部公链相比。

以波卡的Web3基金会为例,他们对生态项目的支持实际上砸了很多钱,项目方还是最在意的就是资金上的扶持,相比而言NULS做的还不够,做个大胆的假设,如果NULS目前市值排名在前20,我们POCM和SCO一定能够吸引非常多的优秀项目进来,也能给项目予以更大的支持,与他们一起进步。

链捕手: 复盘还是很中肯和坦诚的,另外比较好奇的是在NULS币价上不去时社区会不会有所抱怨?

冉小波: 社区总的来说还是投资者居多,自然少不了对NULS投资回报率比较低有所抱怨,不过大家对于NULS的理念非常认可,我平时会投入很大精力和社区沟通,一方面坦诚地分享我自己为什么看好并且坚持做NULS;一方面我之前算是半个银行人,所以给社区的人分享如何做财务规划和资产配置。

链捕手: 社区成员问你为什么看好NULS时,一般怎么作答?

冉小波: 一级市场做投资,最重要的是看人,我参与过不少归零项目,想看懂还是很难,但我却看好行业的发展。所以总结下来,我认为在区块链行业做投资,相信别人不如相信自己,寄希望于别人不如自身打硬铁。

NULS从立项到现在我非常清楚团队在做什么事情,未来规划如何,这些我心里都有底。我也会将这些如实地和社区成员做交流,所以可以说社区对NULS可以完全看透,自然建立起信任感。

03

谈2021规划与NerveNetwork的跨链之路

链捕手: 建立信任很重要,同时发展规划也牵头社区成员的心,如今2020即将接近尾声,可否谈谈NULS在2021年的明确动作与规划?

冉小波: 我们接下来的规划主要分两方面。

一方面,我们将逐步通过NerveNetwork和NULS紧密协作吸引以太坊等市场上的优质资产。当然从长远发展来讲,我们会在底层做支持,开发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第一个是撮合式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协议是设计在NULS底层框架上;第二个是在NULS智能合约里做,类似于Uniswap的算法型去中心化交易所;第三个是专门做NFT的交易平台,同时我们会将发展NFT资产项目作为明确的规划之一,比如把艺术品以及实体资产上链,并与相应的合作伙伴进行洽谈。

另一方面,我们将为生态发展提供基础设施,对社区孵化的钱包Nabox做一次升级,包括插件钱包、手机APP,不仅支持NULS区块链,还支持以太坊和币安链等优质资产。

链捕手: 可否简单介绍一下NerveNetwork(简称Nerve)?

冉小波: NerveNetwork是一个为跨链而生的项目,目标是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数字资产服务网络,打破区块链价值孤岛,为 DeFi 应用生态提供更完善的底层支持,让数字资产持有者享受真正安全、自由、透明的DeFi应用服务。

一方面,对于那些没有智能合约能力的资产,例如BTC,可以通过Nerve跨链到以太坊或者NULS等这些具有智能合约和应用场景的链上,从而带动更多应用场景的产生,本质上类似于Layer2的扩展。

另外一方面,对于以太坊这样资产规模很大的公链来讲,一直存在转账费用过高的情况,以USDT为例,目前用户通过波场转USDT,是不收手续费或者只收很低的手续费,长此以往,大家已经习惯用波场来完成交易所间的转账,从而不怎么用以太坊了。

所以,在Nerve上面做一些应用支付、结算等业务的需求还是蛮大的, 有很多中心化交易所、钱包在这方面没有资产管理能力,Nerve可以为一些钱包做底层支持从而实现快捷地进行多资产管理。

链捕手: 与其他跨链相比,Nerve有何不同?

冉小波: Nerve采用的是独创的POCBFT共识机制,该机制下出块速度平均保持在1-3S左右,效率大大提高,能够为资产跨链转移提供极大地便捷。另外Nerve的跨链是基于异构链的智能合约或者多签账户来实现,由15个虚拟银行节点来保证异构链上的智能合约资产安全,并处理资产跨链出入交易。

链捕手: 接下来Nerve将如何赋能NULS?

冉小波: 坦诚讲,NULS和其他大部分公链一样存在生态发展不足、资产规模较小的问题,而Nerve作为跨链,能够将主流市场资产接入NULS生态,从而赋能NULS生态发展,在这个层面上,币安智能链就做得不错,接入了很多资产的同时,凭借品牌效应吸引了不少开发者在上面做应用。

目前Nerve已经在打通多个公链网络,同时还在自身的跨链生态中构建了NerveDEX、闪兑、期权等应用,受到了用户的广泛欢迎与认可。另外,Nerve主网资产总量达到1.7亿美元,节点质押资金已经超过2000万美元,其中还支持BNB、HT、OKB等平台币的质押,其代币NVT质押率达到44%。

链捕手: 最后一问,最近思考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冉小波: 最近在思考未来三到五年,在各国政策驱动下的区块链发展态势与走向。目前国内的区块链技术大概率会是以支持联盟链为主,接下来应该会有一些企业拿到融资来做自主的区块链底层框架,然后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纯正的区块链应用场景,NULS也应该继续保持全球市场的布局和拓展。